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gh20050622的博客

淡泊宁静,修德砺志,敛华就实,业精行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  

2011-06-18 11:45:46|  分类: 风景名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 - 三余先生秦光焕 - qgh20050622的博客 

      郑国京城遗址位于荥阳东南豫龙镇京襄城村周围,南北长1722米,东西宽1418米,是我国西周晚期的古城遗址。现残存城墙8段,共1000多米,高3~8米不等,城墙为夯土而成,现城墙上夯土痕迹清晰看见。
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 - 三余先生秦光焕 - qgh20050622的博客

 
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 - 三余先生秦光焕 - qgh20050622的博客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 - 三余先生秦光焕 - qgh20050622的博客
 

      现在荥阳在此建设了京襄城遗址生态园,供人们休闲游览。

荥阳郑国京城遗址 - 三余先生秦光焕 - qgh20050622的博客

 

为了了解在京城发生的故事,我读了史书,据史料记载,这里发生的历史事件大概如下:

西周周历王的少子姬友是周宣王姬静的同父异母弟弟,为西周卿士。周宣王封姬友于棫(今陕西华县)为郑国,姬友即郑桓公。到周幽王时,郑桓公看到周幽王昏庸腐败,为了郑国自身的安全,郑桓公问太史伯:郑国何处可以自保,太史伯告诉他虢(现荥阳广武城南)、郐(现密县东北曲梁乡)二国之间可以建立国家,并给郑桓公提出实施计策。郑桓公以计而行,果然在京城(现荥阳京襄城村周围)建立了郑国的立足之地。

西周发生“犬戎之乱”,周幽王被杀,郑桓公战死,郑桓公的儿子掘突袭封为郑武公,郑武公在周平王东迁中立了大功,继任郑桓公在东周任卿士,郑武公将郑国也东迁,以京城(现荥阳京襄城)为郑国东迁后的第一个国都。郑武公兼并了南面的郐国,北面的虢国,又兼并了鄢、蔽、补、丹、依、历、华等小国,成了一个较强的诸侯国。郑国土地增大就与东周王朝发生矛盾,东周认为虎牢关之东郑国的土地是“武公之略”,东周王朝要收回。郑武公就将郑国都城从京城迁移到郐国故地建立新都(现密县东南交流寨附近)。

郑武公之妻武姜,婚后生育两个儿子,在大儿子出生时武姜难产昏迷,武姜认为是不祥之兆,就给长子取名“寤生”,一直很讨厌寤生,次子段出生时是顺产,武姜对段爱如明珠,多次要求郑武公立段为世子,因封建制度有“立长不立庶”的观念,郑武公仍立寤生为世子。郑武公病逝后,寤生在郐国故地的新都继位为郑庄公,其母武姜请将段封于制(今荥阳西北,)其地有虎牢关,又是与东周有争议的地方,郑庄公不同意。武姜又请封于京,郑庄公答应了武姜的请求,段到封地京城,称之为“京城大叔”。以后,段发动叛乱,武姜支持段作内应,段的叛乱被郑庄公平定。郑庄公对母后武姜很生气,把母后武姜从都城驱除出到颖(今在登封或林颖)。郑庄公发誓:“不到黄泉下永远不相见!”回来郑庄公想和母亲和解接回母亲,但又不想违背誓言,大臣颖考叔为郑庄公出计,可以掘个地道见到泉水,在地道中与母亲相见。因此荥阳京襄城附近就有了一条叫“阴司涧沟”。

荥阳是郑桓公、郑武公和郑庄公是最早组织开发的,荥阳在城区的公路边塑造了郑氏三公像以示纪念。

 

 

 

 

【参考史料】

1、《史记·郑世家》记载:“郑桓公友者,周厉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。宣王立二十二年(公元前806年),友初封于郑(位于今陕西华县),封三十三岁,百姓皆便,爱之。幽王以为司徒,和集周民,周民皆说(悦),河、洛之间,人便思之。为司徒一岁,幽王以褒后故,王室治多邪,诸侯或叛之。于是桓公问太史伯曰:‘王室多故,予安逃死乎?’太史伯对曰:‘独洛之东土,河(黄河)、济(济水)之南可居(荥阳在黄河、济水之南)。’公曰:‘何以?’对曰:‘地近虢、郐,虢、郐之君贪而好利,百姓不附。今公为司徒,民皆爱公,公诚请居之,虢、郐之君见公方用事,轻分公地,公诚居之,虢、郐之民皆公之民也。’……桓公曰:‘善。’于是卒言王,东徙其民洛东,而虢、郐果献十邑,竟成国。”

2、《左传·隐公元年》:初,郑武公娶于申,曰武姜,生庄公及共叔段。庄公寤生,惊姜氏,故名曰「寤生」,遂恶之。爱共叔段,欲立之。亟请于武公,公弗许。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。公曰:「制,岩邑也,虢叔死焉,佗邑唯命。」请京,使居之,谓之京城大叔。祭仲曰:「都,城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先王之制:大都,不过参国之一;中,五之一;小,九之一。今京不度,非制也,君将不堪。」公曰:「姜氏欲之,焉辟害?」对曰:「姜氏何厌之有?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!蔓,难图也。蔓草犹不可除,况君之宠弟乎?」公曰:「多行不义,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」   既而大叔命西鄙、北鄙贰于己。公子吕曰:「国不堪贰,君将若之何?欲与大叔,臣请事之;若弗与,则请除之。无生民心。」公曰:「无庸,将自及。」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,至于廪延。子封曰:「可矣,厚将得众。」公曰:「不义不昵,厚将崩。」
  大叔完、聚,缮甲、兵,具卒,乘,将袭郑,夫人将启之。公闻其期,曰:「可矣!」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。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,公伐诸鄢。五月辛丑,大叔出奔共。
  书曰:「郑伯克段于鄢。」段不弟,故不言弟;如二君,故曰克;称郑伯,讥失教也:谓之郑志。不言出奔,难之也。
  遂置姜氏于城颖(一说在今登封,一说在今林颖),而誓之曰:「不及黄泉,无相见也。」既而悔之。颖考叔为颖谷封人,闻之,有献于公,公赐之食,食舍肉。公问之,对曰:「小人有母,皆尝小人之食矣,未尝君之羹,请以遗之。」公曰:「尔有母遗,繄我独无!」颖考叔曰:「敢问何谓也?」公语之故,且告之悔。对曰:「君何患焉?若阙地及泉,隧而相见,其谁曰不然?」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「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」姜出而赋:「大隧之外,其乐也泄泄!」遂为母子如初。
  君子曰:「颖考叔,纯孝也,爱其母,施及庄公。《诗》曰『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』其是之谓乎!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